【公交收获丝袜熟女】【完】
09年10月的某天,我从郑州到长葛出差回来,话说这长葛那就牛逼了,三国曹操就是在长葛和许昌的交界那里牛逼了好长时间。

出差完了,我在107 国道上等到一辆许昌到郑州的车。就是那种大巴,招手即停。

里面人不多,我看到第三排有个丰韵少妇,我就毫不客气的坐在她的旁边,美腿啊,肉丝,很休闲的裙子,白凉高,胸很大。我坐她旁边之后,只是用眼睛干她的腿……这个,你明白的,通常情况下,咱这样的一般人,就是做一般人做的事儿,激烈的动作是不可能的干半个小时。可能你也明白那种旁边坐个丰臀少妇,摇摇荡荡的偶尔来个刹车,偶尔急转一下的公交车能创造多大的便利。每次一刹车我就威斜一点,大腿与她的亮丝相交,她丰满的臀部紧紧挨住我。

期待下一次的急转弯。机会是司机创造的,也是自己把握的,每次急转弯我就轻轻的与她丰满的大屁股挨一下,磨一下,蹭一下,感觉热热的,软软的,暖暖的。

就那么忐忑不安的趁车辆晃动的时机磨啊,蹭的过了半个多小时,实在太困了,累啊,做电气生意的都是孙子!

迷迷糊糊我的腿往她那边斜了,紧紧的贴住她的肉丝,那感觉,就跟你第一次偷情一样,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结果是好还是坏,不知道她是什么反映,是AV片里公车之狼呢,还是新闻频道里的反面教材。

过了几分锺,我意识到这个大姐怎么不躲开,或者推醒我呢?难道她也有这个意思?就跟小说里一样?难道生活比小说更夸张?我就想再试探她,用小腿贴住她的肉丝小腿,然后上上下下的动了几下。

还是不躲开,我想着她是不是也睡着了,把眼睛睁开一条小锋,第一次用余光喵她的胸,她的脸,她盯着车里的电视装没事儿,我靠,原来小说公车之狼不是假的,原来真有这事儿!真的想站起来,学一下泰山大哥,以抒发自己的心动装着醒来,坐正身体,顺便腿又紧紧的蹭住她的美腿,话说,那腿确实美啊,晶莹透亮的丝袜,包裹着她圆润的美脚,脚趾上涂了娇俏的粉红,让人有种抓在手里好好爱抚,好好欣赏的冲动。

她还是装作没感觉,我没敢过火,万一她是不好意思推开我,期待我到此为止。再说也许车上还有她的朋友的话,如果我太过火的话,后果就是被人暴打一顿,只是拿腿紧紧贴住,以细微的动作蹭啊蹭。有朋友问了,为什么手不摸?咱不能过火来着啊,腿蹭叫起来可能不大,即使叫了,那也是误会嘛。手上去的话,那就是暴打了!

过了大概十来分锺,我很淡定的微笑着跟她打招呼:「你好。去郑州玩儿?」现在想起来还是挺佩服自己淡定的思绪的。

少妇浅笑盈盈「是啊,去火车站接个朋友」我一见她脸上挂着笑,心里那个七上八下啊,都没了,感觉飞了起来,原来她没生气,也不是不好意思「你是许昌那边的吗?」少妇笑笑说「是啊,你去过许昌吗?」有戏,这种问句代表她愿意和你聊天。

「许昌是个很美的地方,我记得市区有条很干净的河,里面开满了莲花,特别漂亮」少妇也许也有了点性质,也许是我的腿靠的痒痒的,笑呵呵的小脸儿「现在莲花正盛开着了,莲叶下面才有意思,很多小鱼在下面」「嗯,你看我的手机,背景就是许昌的莲花,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莲花,特别喜欢,拍了好多照片」拿着手机,我一张张的点给她看,感谢索爱的大屏触摸,我们俩的手指轻轻的相互触碰。越靠越近的脸颊让我更加清晰的问到她身上的清香,感谢伟大的NPC:司机。晃动的汽车让我们的脸不时的挨到。

看完照片,我开始没话找话。

「是去火车站接人啊,这车到南站下,下车离火车站还有点远」少妇道「下车看看能不能打到车吧,上次都等了很久,腿都酸了才等到」最后几个字的发音很嗲,很嗲,是否每个女人都可以很嗲。

暗示!赤裸裸的暗示!!!

举一反三,我淫荡的大手就上去了,直奔目的地,胸:当然不是了,作为一个坚定的丝袜爱好者,我直奔的是她丰韵的小腿。温软,温热,温玉满盈,手心软软的,手感真不错,现在想想都觉得鸡动。

我就一边摸着她的小腿,一边和她瞎聊……别问我聊了啥,鸡动的时刻,谁记得住聊了啥,只知道大概人品爆发,姐姐笑个不停,我的手就在她的裙子下面摸个不停。

笑,微笑。

很正派的微笑。

摸了一会儿小腿,手心里好像摸到一点细细的汗,不知道是我手心的汗液还是姐姐腿上的。

我的手就在周星驰的招牌笑声中,在姐姐的裙子掩护下,坚定不移的向着大腿儿出发。相对于小腿的弹力,大腿给我手掌的温软,给我心理的刺激,是小腿不能比拟的。名言,一个女人向你开放了大腿,那么,离她的底线就不远了。

车上的一群NPC 都在看着周星星同学,我跟这个少妇姐姐正派的微笑,闲聊,谁也不知道裙子下面,椅背后面,我的手在她的大腿上,摸着她的裤袜,渐渐的,我的手越来越上,左手也过去准备摸她的胸。

只是摸了一下,隔着蕾丝花边享受了一下她鼓腩腩的肉团团,我发誓就一下,感觉她扭了一下身子,我感觉她可能还有点害羞,毕竟摸胸别人转头就看到了。

不急于一时,我的右手继续再往下深入研究,越过高山,顺着盈盈肉波在她柔柔的大腿内侧做着圆周运动,时而双指并拢扯起一点丝袜,时而轻刺。她的眼角带笑,眉眼朦胧的靠在椅背上,语焉不详的轻轻的和我聊着一些也许两人都不在乎的话题时间很慢,感觉很快,路过郑州欢迎您的牌子时候,少妇轻轻的在我耳边说了句话:「江南人都这样子吗?」我也靠近她的耳朵,轻舔「哪儿,都是姐姐你太诱惑了。姐姐你叫我小风吧,姐姐的闺名是什么?」少妇轻笑道:「你就叫我丝姐吧。」幸福很多种,各花入各眼。色情往往也能给予我们幸福哧……气门缓缓打开,我们俩坐在座位上都没动弹,等着人流从身边走过。

看没人了,用力扶了一把丝姐的丰臀,我走在她的前面,扶着她走下高高的车门。

靓丽的高跟凉鞋反射出一点绮光,我注视这包裹这薄薄肉丝的美脚,突然有点儿对日本HRC 男主们的感同身受。

牵着肉呼呼的柔荑,手心里的那点儿水渍是什么?我的汗液,还是她的?这一刻,我们心灵相通。

看了眼出站口排队的出租车,找了辆看顺眼的女司机,扶着丝姐的美艳丰臀进了后车厢,我道:「龙都大酒店。」丝姐羞涩的拧了我一下,如蚊虫叮咬。

我靠着她,左手看似挽着她的腰,司机的视线死角里却在慢慢的伸到她的胸口。

缓缓筹到她的发间,深吸了一口气,我调笑道:「丝姐,你真香,好像搂着你多闻闻,闻闻就足够了。」丝姐擡起进车就低着的玉首:「你这个讨厌的家夥,招呼都不打就去酒店。

姐姐有点儿怕看到熟人…唔呢「热吻,我不顾后视镜里司机有些奇异的目光,用力搂着丝姐的细腰,我们的嘴唇粘在一起,开始的细微挣扎,慢慢变成回应。

我们两条舌头触摸到了一起,丝姐却在小声嘟囔着,「小风,你这个…坏蛋,我怎么会跟你一起坐车的。」然后又是热情如火的拥吻。

从南站到龙都,差不多这十分锺的事件我都在孜孜不倦的吮吸丝姐的香舌,倒是想做点儿什么,关键感觉女司机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对劲,不好意思太放肆,要不半路下车就啥气氛都没了。m到了龙都大酒店楼下,从钱包掏出零钱,不小心掉了一张名片在车座下面,算了,懒得捡了。心情激动着呢。

回头走在楼梯上的我,从酒店的玻璃上发现女司机的表情,有点儿怪怪的,算了,先办正事。

在前台报(正泰电器)的名字,顺利的要了间折后198 的折扣房,运气不错,1827,我记得是朝南的房间。

丝姐一直低着脑袋,好像个犯了错的小朋友,真是个可爱的女人。

我只好规规矩矩牵着她的柔荑,在等待中电梯上了18楼。

进了房间,丝姐总算放开了一点,去推开了窗户,正想和我说什么。

我已经在她身后轻轻的搂住了她,低头,我吻着她的脖子,吻着她纤细的锁骨,用嘴堵住她美艳的唇。细语:「喜欢这个房间吗,正好对着我们河南的标志,二七塔。」「唔……小坏蛋,你想做什么……啊……」可能是私密空间让她感觉放心,轻轻的拥吻带来的是激情的回应。

丝姐说着羞涩的语言,却近乎撕扯的脱掉我的衬衣,在我的胸膛上留下了她的吻痕。

她吮吸着我的胸口,我打趣道:「女人也喜欢男人的胸么?」媚眼如丝,那瞬间擡首的风情似水。

「啵……」她明显有感觉了,丝姐颤抖的对我说「小风……姐好想要你,让姐好好要你……」曼妙的身姿站在床头,拉开裹着娇躯的连衣裙,粉色的胸罩被快速扔到房间的某个角落,露出雪白圆润的大咪咪,震波……有点儿淡淡黑色的乳头在随着动作而波动。

我迫不及待地把嘴唇凑了上去,轻轻地含住那粒小巧却开始挺立的乳头,微微的吮吸了起来,一只手握住另一个奶子静静的揉弄着。

「啊……」在我的挑弄下,丝姐的乳头慢慢变得更加挺立了起来了,急促的呼吸似乎在像我索要着性福。

「啊…啊……小风!姐姐喂你吃奶……我都被你弄得受不了了啦!啊…别咬我的奶头啊…」丝姐闭着眼睛,嗲声嗲气地说道,双手在我的背上轻抚,宽大的屁股在薇薇的摇动着。

我的手揉着、捏着丝姐的乳房,拉长她性感的乳头,嘴巴还在吸着、舔着她的乳头,丝姐的两手慢慢的从我的背上转移,开始紧抱住我的头,一边轻声喊着:

「小风……姐姐感觉很棒哦……小坏蛋怎么这么会玩奶子」。

我快速的脱掉身上的累赘,赤裸裸的抱着穿着裤袜的丝姐躺倒在床上,丝姐双眼紧闭,嘴唇微微的张着吐着一丝香气喷在了我的脸上,却一直在可爱的左摇右摆,双手努力固定住丝姐可爱的脑袋,不让她可恶的左右逃避。

深深的对视,这一刻,我感觉我们不是在ONS ,我喜欢眼前这个散发着成熟风韵的女人,「丝姐,我好喜欢你,你的腿是我见过最喜欢最中意的美腿。」激情的拥吻,抚摸,两个人互相舔舐,舌头交缠在一起,慢慢的,我起身,用我钥匙上的小刀,慢慢的割开丝姐的裤袜,黑色带着蕾丝花边扣的内裤清晰的映入我的眼眸,几根调皮的卷毛被压在内裤周围,「丝姐,你的线头掉出来了」「咯咯,讨厌…小朋友乖啊,姐姐给你奖励」很明显,这个笑话丝姐听过……轻轻的割开丝质内裤,一团可爱的卷毛包裹着嫩嫩的小穴,若隐若现的肥美阴唇在向我表示着诱惑,轻轻的分开两膀阴唇,肥美的阴唇紧紧的夹住我的手指,丝丝淫水,从她饱满肥美的骚穴中被我的手指带出来。湿润着她的阴毛,一团水渍在明显的扩张。突然发现丝姐的呼吸变得十分急促。

我的腰慢慢像丝姐压去,「姐,我进去了」没有听到回答,羞涩的丝姐只是闭着眼睛,用她的丝袜美腿搂住我的腰,缓缓的向下压,「啊……姐,太舒服了,别停……啊……」我们两同时发出一声轻哼,「好紧…姐,好舒服……包的我好紧……啊……,我能动动吗?」「小坏蛋……呲……居然真的……真的全插进来了,涨死姐姐了,姐姐好久……没试过这感觉……慢慢来,姐姐……姐姐好好享受坏蛋小风」我一只手着丝姐的大奶子,一只手扶着丝姐搂在我腰上的美腿,轻耸着腰,让我的鸡巴在她淫水怅怅的肉穴里来回进出,我的龟头能清晰的感觉到丝姐的淫尻里面在轻轻的蠕动,骚穴里吐出一丝丝的湿润,被我的龟头带出来,沿着她的股沟,慢慢的浸湿了大床,来回的抽插让她的节奏开始跟着我的鸡巴加快。

我能感觉她的激情缓慢的释放,擡起丝姐的两条裤袜美腿,放到我的肩头,我吻着她的小腿,那让我失去理智的小腿。

轻轻的我把右手食指在丝姐的大阴唇上画着小圈,很快湿润了我的手指,手指放在丝姐的丰臀上,轻按丝姐的菊花,丝姐回头,媚眼如丝,却不依道:「不要动那里嘛,…都没有试过……试过那里…我怕…」「宝贝,别担心,哥哥是给你美好回忆的,信鸡巴得高潮…」湿润的手指依然有些许艰涩的进去一个指节,我能用它触摸到肥艳的骚尻里面,来回抽动的鸡巴。

缓缓的抽动我的手指,鸡巴抽插的速度也渐渐放缓,力道……女人需要你的大力抽插,龟头刮出丝丝淫水,我的蛋就像个小拳头重重的撞击在丝姐的骚逼上,屁眼里插着的那根手指在和鸡巴遥相呼应。

三十几分锺的抽插,丝姐慢慢开始更加气喘,急促的呼吸让我的鸡巴奋勇前进,她趴在床上,双手胡乱的搅动这床单。

丰满的身子开始颤抖,「小风……我的大鸡巴……丝姐从……从来没这么……爽过……亲哥哥……你操死你的丝袜妹妹吧……唔唔……唔……」随着丝姐的淫声燕语,依稀感觉有股淫水冲到我的龟头,乘着这股淫水,我加快了速度,「丝姐……我的姐姐……舒服嘛,要不要弟弟……弟弟……再快一点。」抽查中丝姐已经兴奋的说不出话,只会用力的撕扯着传单,疯狂的摇着她的脑袋,屁股在用力的向后索取。

「快……快点,姐姐要飞了……快点,我要来了,……啊……」更大的一股淫水喷涌到出来,随着我鸡巴向后一抽汹涌的流在白色的床单上,浸湿半个枕头大小。

完美的给予丝姐一个高潮,我放缓了抽插的速度,好好的抚摸着丝姐被薄薄丝袜包裹着的美足,亲吻着她那可爱的小脚趾,慢慢耸动着我的鸡巴。等待丝姐的回复。

女人是强大的,高潮后的丝姐在我的冲击下慢慢开始有回应,「小风……刚刚姐姐……好舒服……慢慢把姐姐抱起来,让姐姐看着二七塔被你草……」「姐……」我抱着丝姐的大屁股,鸡巴一耸一耸,慢慢的操到了拉开的窗帘旁边,空广的广场让旁边高楼显得很远,丝姐跪在椅子上,手扶着椅背,回头向我特妩媚的邀请「小风……来,大鸡巴来满足……啊……姐姐……」不等话音说完,我已经温柔的再次进入丝姐的大屁股「让姐姐再陪着大鸡巴玩会儿……」看着二七塔下的人流,丝姐开始口不择言了,一会儿哥哥,一会儿弟弟的乱呼。

「啊……哥哥…大鸡巴哥哥…你咋这么会肏妹妹啊,……救命啊……弟弟要干死姐姐了……」人流。车流。丝姐的水在流……喧哗的广场似乎距离我很远,我在这个散发着成熟和风韵的女人身上耕耘,在我的用力抽插中,二七塔的报时锺开始敲响。

当……当……当……当……「啊,……救命啊……受不了了……我要被操死了……我要被弟弟……弟弟操死了」「骚逼就要被操死……让我把你送上天吧……」「啊,死了……涨死了,我的阴唇都被你操烂了,别操我了,你这个大鸡巴,上车就摸我屁股,现在你还……你还操烂了我的逼……你还用手操了……操了姐的屁眼,姐姐屁眼……屁眼都被你扣烂了……啊……随着报时锺的响起,丝姐开始歇斯底里的骚叫,一边还用力的扭动着她的大屁股,颤抖的身子告诉我在这种隐隐的暴露下,丝姐已然高潮叠起。

一股股的淫水打在我的鸡巴上,陪着她的淫叫和楼下的人潮,我的鸡巴一酥,打出七八股精液,感觉到骚骚的花心又吐出汩汩热流流淌在我的龟头上。

射精不是尾声。

我们依偎着靠在墙上,二七广场里的人潮依然汹涌,突然我只想抱着丝姐,好好抱着她,与她拥吻,不想其他。

【完】

11748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