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裤丝袜下的淫欲】【完】
壹丝袜就像是前朝的写意山水,穿着的瞬间,不过是无声的浅浅几笔,可就是这无声的笔底却总是满含着勃勃的有声的情欲。尚颖则不同,尚颖是站成黑白两色的琴键,发出声响容易,弹出旋律却难。常常就像泰戈尔说的距离,是男人对她的不懈追求,可总也探不到她香艳的脉动。

「你那么喜欢尚颖?」肖米娜问。「嗯。」我没说话,但是毫不掩饰对她的向往和渴望……我猜,尚颖的生活华丽而淫靡,在情欲的乱局下,她飞翔在深暗而凝重的色调中,流水般心声诉说的古秀清愁,是男人无法释怀的温柔乡。毕竟一个如此美艳的少妇一个人生活,本身就让男人有许多的遐想。

「至于吗,尚颖都30了,对你还那么有吸引力?不就是身材高挑,好看点的少妇嘛。我天天撅着屁股陪你睡,你怎么也都没这么好好对待我。」肖米娜显得的有些不高兴。

一想到尚颖总是让我情不自禁、激动不已。她那白皙俏媚的脸庞,高挑婀娜的胴体,无时无刻不荡漾的香艳,有着桃李不言的诱惑。雾霭般潮湿的眼神里带着潇湘水云间走来的风情,隐闪着玫瑰红酒的醉意,像明朝末年的董小宛。更是让我醉了眼忘了心的,是她双手拢膝坐着的姿态,被脱下的红底黑色的高跟鞋躺在一边,翘起的穿着丝袜的修长的美腿美脚,轻轻的在面前摇来荡去。每当我看到或想起这一幕,我的阴茎总无比的坚硬,一定要穿上连裤丝袜手淫或者和丝袜女人狂干一番,连裤丝袜对龟头的摩擦和对尚颖的渴求纠缠着,喷薄着……非一泄不快。

「一提到尚颖你就控制不住了,都快把丝袜顶破了。」肖米娜一把握住我连裤丝袜下此刻已经勃起的阴茎上下撸着,「你是怎么喜欢上穿女人的连裤丝袜做爱的?」「哦┅┅哦┅┅操你妈的┅┅你个小骚屄┅┅还真他妈会撸鸡巴┅┅撸的丝袜和我的鸡巴摩擦的很爽┅┅」我平躺着,只下身穿着一条肉色的超薄的连裤丝袜,任由肖米娜趴在我的腿上,一手满握我的阴茎隔着丝袜上下套弄,并把我如鸡蛋大的龟头含在嘴里,舌头不停地舔舐马眼儿,舌头的砥砺和丝袜的摩擦再加上幻想着尚颖高挑雪白的胴体和她穿着珠光的油亮的连裤丝袜浸透的肉欲让我的阴茎坚硬如铁。肖米娜也将另一只手伸向她自己的下体自慰起来,口中也发出淫荡的呻吟,「呜┅┅嗯┅┅嗯┅┅大叔我屄里又流水了┅┅再干我一次┅┅」肖米娜一边继续着舔舐和撸动我的鸡巴,一边把浑圆的屁股挪到我的脸的上方,撅着的浓密的阴毛和肥硕的“馒头屄”正对着我的脸,此时阴唇上已经有许多的淫水沾染,一滴垂下拖着长长的一条汁液……同时,肖米娜把穿着的淡粉色的吊带蕾丝丝袜的丝袜脚伸向我的头下,两只丝袜脚像枕头一样把我的头垫高抬起,使我的嘴更靠近她那满是汁液的骚屄:「舔我的屄┅┅老公┅┅大叔┅┅舔我的屄┅┅」「嗯┅┅嗯┅┅呜┅┅」我一口把肖米娜的满是汁液的肥屄尽吸口中,幻想着尚颖的屄,忘情的舔舐她的阴蒂,用舌尖使劲的钻她的阴道,并在阴道口画圆舔舐┅┅。

「啊┅┅啊┅┅啊┅┅老公好棒┅┅啊┅┅爽啊┅┅大叔┅┅」肖米娜显然被我舔的已经忘情,不停地扭动着浑圆的屁股,让骚屄和我的唇舌做最大限度的摩擦。握着我阴茎的手也加速上下撸,让阴茎得到丝袜和撸动的最大刺激。

我一翻身起来,一把将肖米娜翻倒仰躺在床上,我一手将连裤丝袜拉下一点,让硕大坚硬的阴茎挺出,连裤丝袜腰部的弹性丝缝线正好勒住两个蛋子,平时粉色的大龟头此刻已经暴怒发紫。

「大叔┅┅快操我┅┅把我当成尚颖操吧┅┅你的连裤丝袜女神尚颖┅┅快点┅┅给我一次高潮┅┅」肖米娜一手拽着我的阴茎往她的阴道口上放,一手疯狂的揉捏自己的阴蒂。

此刻在我眼前的已经不是那个我已经操过多次的肖米娜,俨然幻化成了我梦寐以求的女神尚颖,我趴在肖米娜身上,阴茎「噗滋┅┅」一声长驱贯入,「啊┅┅┅┅」肖米娜发出似痛苦、似满足、似渴求的长长的一个拖音。女人的性呻吟有着世界上最复杂的内涵。

随着我抽插的加速,肖米娜更加凌乱起来,发出一连串女人的淫荡呻吟,同时夹杂着语焉不详的话:「使劲干我┅┅又插到了┅┅不要┅┅啊┅┅使劲干┅┅啊┅┅」随着幻想狂干尚颖的深入,我也卖命起来,将肖米娜的穿着蕾丝吊带丝袜的双腿架在我的两个肩膀上,使她的屁股和床离开一定距离,我也只用双手和脚尖支撑着,使身体成一条直线,自己和肖米娜的接触只有阴茎和屄一点,最大化的让阴茎抽离,仅仅是龟头的前端留在屄里,然后轻轻的往里面插,边插边数着数「1┅┅2┅┅3┅┅」,前三次的抽插只让阴茎进入一半,当数到4的时候,猛然势大力沉的将阴茎完全猛插入屄,直抵阴道最深处的细肉并顶砥摩擦一番,然后再抽出继续如前只插一半,数着数,到4的时候再次势大力沉的插入。

「嗯┅┅嗯┅┅嗯┅┅啊┅┅┅┅!!」伴着这样的节奏,肖米娜整个人都抽搐起来,「嗯┅┅嗯┅┅嗯┅┅啊┅┅┅┅!!嗯┅┅嗯┅┅嗯┅┅啊┅┅┅┅!!」如此这样的三四个节奏之后,肖米娜已经无意识的跟着节奏感受了。每当数到4的时候就用一番满足的哀嚎,迎接我粗长鸡巴的撞击,之后长长的舒缓一口气,无比的放松。

十几个这样1234的抽插轮回之后,在最后一轮中,前三次的抽插如前还是轻轻进入一半的阴茎,到第4次的抽插也依然势大力沉的直达屄蕊,正当肖米娜长舒口气准备舒缓一下的时候,却不想我顺着4继续往下数着:「5┅┅6┅┅7┅┅8┅┅9┅┅10┅┅11┅┅12┅┅13┅┅┅┅」这些延续数下来的都是最最用力的顶操,每次都是直达最深处,速度、深度、力度都空前的强大,我和肖米娜也都进入了癫狂的状态,性高潮就要来临了┅┅「哦┅┅尚颖┅┅我要操死你┅┅操你穿丝袜的屄┅┅操你穿丝袜的脚┅┅我要舔干净粘在你连裤丝袜上的淫水┅┅啊┅┅爽不爽┅┅啊┅┅尚颖┅┅」我奋力的狂操,每次阴茎都重重的平拍在肖米娜肥硕的骚屄和浑圆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响,也伴随着阴茎全力抽空又重度插入后发出的「噗滋噗滋」的淫响。

肖米娜也尽情的嘶嚎着:「啊┅┅老公干我┅┅屄好爽啊┅┅被你的丝袜大鸡吧操烂了┅┅大叔干我┅┅啊┅┅屄里好爽啊┅┅啊┅┅射给我吧┅┅啊┅┅┅┅!!!」「啊┅┅啊┅┅尚颖┅┅啊┅┅操你妈的┅┅我射了┅┅啊┅┅啊┅┅」我低吼着喷薄而出,将精液射在肖米娜的屄的最深处。同时她也嘶鸣嚎叫着到达高潮:「啊┅┅老公我要来了┅┅要来了┅┅啊┅┅来了┅┅啊┅┅爽啊┅┅啊┅┅啊┅┅啊┅┅┅┅!!!」伴随着肖米娜的淫荡呻吟嚎叫淫水尿液一起涌出,和着我的精液弄得满床都是,我们的身上也层林浸染,我穿的连裤丝袜和她穿的吊带蕾丝丝袜上都沾满黏黏的混合了我的精液和她的淫水、尿液的液体,我们相拥在一起,体会着从高峰跌入低谷的怅然,两个丝袜下的肉体互相摩擦,让各宗液体在丝袜和皮肤间游走浸淫,直到我们沉沉的睡去┅┅翌日,当一抹阳光透过楼前柳树的密叶,把斑斑驳驳的碎影铺洒在青石路上。我悠忽想从春梦中醒来:「起来了,收拾下我要上班了。」我们丝袜上的汁液已经干成了一个一个的液斑,诉说着昨夜雷鸣闪电的激情。肖米娜悠悠的翻个身,懒懒的不爱动。

我一轱辘坐了起来,一个偷尚颖连裤丝袜的想法猛然占据了我的脑海。「用尚颖的连裤丝袜手淫,一定超级的刺激,也满足下我对尚颖渴求的淫心。」我无比期待。

贰我们公司在一个临江的高档写字楼的第10层至第15层,江畔的林荫回应着晨钟暮鼓,静水流深的景致中天然的蕴含着男女欢爱。我与尚颖同在第12层办公,那是一个开放式的办公平台,期间布置着十几株宽大叶子的龟背竹,掩映的间隙我总能偷窥到尚颖的举动。每天上班时候我都不自觉的向她那里瞟,还时不时的起身刻意的从她身边走过,看一看她秀色可餐的身影,流连忘返于她丝袜美腿优雅,婉婷里都是性的消息。

在我萌生了偷尚颖连裤丝袜想法后的一段时间里,我特别的留意尚颖的生活习惯,包括她一般什么时候去单位的浴室洗澡,什么时候在公司的健身房里做瑜伽,什么情况下换衣服,她习惯用几号的柜子放衣物等等。

黄天不负苦心人,终于有机会了。

就在一个斜阳暖照的下午,我正准备到11楼处理一些议程安排的事情,这时候刚巧尚颖手里拿着一条刚脱下的珠光的肉色连裤丝袜从卫生间出来,往她自己的办公区走。而她的办公区和我的办公区毗邻。之所以断定是她刚脱下来的,是因为我早上看到她穿的就是这条油亮的肉色连裤丝袜,当时我还淫思了好一会。见此情景,我忙起身迎着尚颖走去。

尚颖先我一步走到她的办公区,我看到她在自己的办公桌处蹲下身子拉开办公桌边柜最下面的那个抽屉,将丝袜整理后放入。仅仅是这一眼,我的阴茎就挺竖了起来。由于我每天穿连裤丝袜,而且从不穿内裤和其他的袜子,就连上班的时候也只在连裤丝袜外多穿一条裤子,今天自然也不例外。因此,每当我性冲动的时候,借着丝袜的摩擦阴茎总能愈发的坚硬。此刻,尚颖正巧下意识的抬头,以她的高挑蹲着身子的时候,和我的身高比例,她眼神正好看到我硕大坚挺的阴茎把裤子顶起个大帐篷。瞬间,一暇绯色漫上她俏媚的脸庞,一直红到脖子,时间仿佛静止了。

「啊┅┅」尚颖轻轻的惊叫了一声,慌忙地下头。就在这一瞬间的我发现她无意识的吞了下口水。我猜,此刻她心中必然也有无尽的欲火在翻飞隐闪。或许下面的小密道已经津液潺潺了┅┅为等到夜色浓时偷尚颖的连裤丝袜,我以加班的名义留下来,一分一秒的熬着,终于等到了夜半时刻┅┅我必须承认,偷东西不是我所擅长的,这让我无比的紧张。尽管整个平台都关了灯,只留有门口的近乎喘息着的微弱灯光,可依旧让我无比惶恐。我知道,在公司的开放式办公平台至少有4个摄像头在监控着。如果我能做到的话,此刻我真想把整个世界都涂成黑色,房子是黑色的,窗帘是黑色的,衣服是黑色的,一切都是黑色的……就算是这样的恐惧也无法吓阻我此时窃取的冲动。因为,我即将要占有的是一条肉色的泛着珠光的油亮连裤丝袜,并且是尚颖的连裤丝袜。幸有天助的是,由于我们公司给每个人都配有专门的储物柜子,所以办公桌的抽屉都是无锁的。

俯下身,慢慢的拉开抽屉,豁然出现在眼前的正是我下午时候看见的尚颖放在这里的连裤丝袜,哪怕是如此微弱的灯光我也能看清楚,没错,就是这条丝袜!!静静的铺陈在一个透明的塑料袋里,淫靡的感觉一下子升腾起来了,真想立刻就细细品味,享受她淫靡的气息。这一刻,所有的红尘抱负都像萧潇墓草一样寂寞了,一心只愿用这条连裤丝袜手淫在床,以度不归的宿心和抱衰的流年。

轻轻把连裤丝袜从塑料袋里取出,并塞进我的衣服口袋里。此刻我坚硬如铁的阴茎是如此的灼热,冲顶着我穿着的另外一条连裤丝袜,我强忍着要冲关而出的精液,尽量自然的站起身,仿佛刚刚整理了一下裤脚儿,淡定的走到门口,从容而出。在摄像头前故意伸个懒腰,空空的两手向上高举,显示我是刚加班至深夜后离开并且未带出任何东西。

一想到尚颖的连裤丝袜已经到手,我就如同中了连裤丝袜魔咒一样心跳加速。我真想立刻回到家中,趴在床上尽情手淫一番,狠操一下尚颖的丝袜,幻想着自己和尚颖一起穿着连裤丝袜在床上尽情交配,像一对发情的淫兽。

至今我都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回到家中的,只记得回到家中,迅速脱去了衣裤,只穿着薄薄的连裤丝袜,神速的拿出尚颖的丝袜在自己的脸上,口鼻之间摩擦,同时一头趴倒在床上扭动身体让丝袜和鸡巴尽情的摩擦,幻想着和尚颖交媾,体验着丝袜柔软的淫靡。轩尼诗的广告语说:「愈欣赏,愈懂欣赏。」正是我此刻的心绪。

就在我品味欣赏尚颖穿的连裤丝袜的此时,我又有惊喜的发现,尚颖的连裤丝袜裆部的丝缝处,一块淫水干涸的液斑处一根黑亮的卷曲的毛穿插在连裤丝袜的丝丝间,是尚颖的阴毛!!!

这发现如同沙漠中的旅人发现了水源,让我激动不已,口中发出不自觉的低吼「嗯┅┅嗯┅┅啊┅┅尚颖的阴毛┅┅啊┅┅操你的小浪屄┅┅穿丝袜一起操┅┅啊┅┅刺激死我了┅┅」。我更加快速的扭动身体,让阴茎和丝袜的摩擦更加猛烈。

进而,我将尚颖的连裤丝袜的一条袜身套在我的阴茎上,然后又趴在床上一边用右手拉动丝袜利用丝袜的弹性使阴茎和丝袜充分摩擦一边蠕动身体让身体感受穿着的那条丝袜的摩擦。于此同时,左手将另一条袜身拽在眼前欣赏舔舐,舌尖和尚颖连裤丝袜的砥砺,分明感受到了丝丝入口的柔软与侵润。这样的刺激终于让我把持不住了:「啊┅┅尚颖┅┅啊┅┅我要操死你┅┅啊┅┅射了┅┅啊┅┅小浪屄┅┅射丝袜上了┅┅啊」一股浓精喷薄而出,浸透了丝袜。我也趴在床上缓缓迷糊睡意泛起。

「呜┅┅嗯┅┅嗯┅┅老公使劲干我┅┅又插到了┅┅」就在我手淫后睡意正隆的时候,忽然听到一连串女人的呻吟声,我不禁竖起耳朵,分辨着这淫荡的呻吟是从哪里传来的。

「又是楼上的那对小夫妻开始操屄了。」几乎每周都会有一两回在深夜十分操屄时刻,我也会偶尔欣赏女人的被干的浪叫声。幻想着尚颖雪白的屁股上挂着自己,幻听着抽插发出的噗滋噗滋的声音。

虽是刚射精不久,但作为一个超级的连裤丝袜迷恋者,又恰逢刚偷到自己心仪很久的女神的连裤丝袜,哪里经受得起这女人的浪叫。于是,我决定要找一个女人来,让我尽情发泄一下。翻开我的性伙伴的联系本,逐个查看,发短信,看哪个骚女能有时间,出来爱抚我坚硬的鸡巴和品尝我此时火热的精液,她们是:

电话:130 xxoo 9832。白姐,40岁,喜欢穿丝袜,操的能力已经减退了;电话:159 xxoo 1330。林林,和我同岁,他老公性功能不行,开始接触很难,屁股特别性感;电话:138 xxoo 5080。小刘,卖家具的,是个操货,以婚,和我同岁;电话:131 xxoo 3056。蝉蝉 ,臭骚屄,老公在外地工作,比我大一岁,售货员;电话:137 xxoo 0995。小郭,外地的23岁小 妹妹,操屄很厉害,讲感情和男朋友在一起住;电话:137 xxoo 3066。海松,售货员;电话:138 xxoo 4038。侯影,超爱穿丝袜的骚货,不过装紧,特别性感,操起来叫床很好听;电话:159 xxoo 6664。一个骚屄,听说怀孕了,不知叫什么,泼辣,操屄很主动,不穿丝袜;电话:139 xxoo 8863。微微,爱穿丝袜,超级骚屄,和她哥哥,叔叔都干,27岁;电话:138 xxoo 1004。培培,玩纯情的,是骚屄,长的还不错;电话:137 xxoo 5605。洁洁,外企小白领,老公老出差;电话:132 xxoo 8360。王姐,操神,性欲超级强,让干啥干啥,43岁;电话:158 xxoo 5285。小唐,超级美女,不好上手,比较现实,干她需要时间;电话:138 xxoo 1826。王小姐,一心磅款的骚货,胸大无比;电话:133 xxoo 8577。小静,性欲超强,自己用自慰器,老公胖的和猪一样没本事,胸超大;电话:132 xxoo 0305。小美,最爱穿丝袜的骚屄,和外国人都干过;电话:139 xxoo 0299。张雨,专门和男人搞一 夜情的大学生;电话:133 xxoo 9866。左左,长的很风骚的少妇,专门找谈感情的情人。

「妈的,这帮骚屄平时整晚的性交的货,今天怎么都不回信了。」我一边试着联系她们,一边喃喃自语的骂着。

叁「亲爱的,你的短信来的真及时,呵呵」打来电话的是崔和婷,声音甜得有点腻,让我迷失了好一会,「我和我同学刚从卡拉OK出来,正琢磨去哪呢,大半夜的。」在这样浮躁的年代里,能有女人大半夜的愿意来到一个性伙伴家里纵欲交媾,说实话是十分值得称赞的。并不是所有女人,甚至不是所有人都能懂得性生活的真谛的。很多人总是将自己想像成一面道德的旗帜,即使不飘扬也觉得很神圣。其实不然,食色性也,一个连性生活都不懂得享受和体会的人,又怎么能懂得生活的意义。要知道生活这趟单程旅行,谁人不是远行人,如果能钟情于一件事情,是多么的难得。生活中人们做出支持什么或反对什么的决定,都是在瞬间完成,哪里还来得及思考和坚持。世风如此,中华文化在中国人心中的位置,就像是倭奴人枪口下书生的长叹,苍白的很。难怪中国文化都被高丽棒子偷着注册了。

我不得不说,女人在这个世界上是男人最好的礼物,当然男人之于女人也一样。正因为我所认识的女人都对我很好,我也愿意把她们都当做最亲近的人。以诚待人,以诚待己,一向是我的准则,和女人交媾做爱也不例外,所以我一向不愁没有女人操。对待尚颖,我也还是一样以真诚换倾心。我想,和尚颖交媾一定是这世界上最让人兴奋事情。如果说还有什么比和尚颖操屄更让人迷情的,那一定是和尚颖一起穿着连裤丝袜操屄。

「叮咚┅┅」一声门铃响的脆音打破了我沉乱的思绪,是崔和婷来了。

我快步来到玄关,没来的及开灯也没在门镜中确认一下就急切的开了门,伴着一股浓浓的酒气站在我面前的居然是两个女人,一个是崔和婷,她指了指旁边的面容姣好女孩:「这是我同学,叫卢秀,刚一起出去玩了。」她同学和她一起来确实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待她俩进入了玄关,我关好门打开灯的一瞬间。「啊呀┅┅」卢秀发出一声惊奇的叫声,但见卢秀双手捂住脸,转过身去。紧接着是崔和婷一串肆意的笑声:「哈哈┅┅丝袜,亲爱的你穿连裤丝袜被我同学看到了,哈哈哈哈┅┅」那场面好不尴尬,我穿连裤丝袜的爱好崔和婷是早就知道的,甚至她也知道我迷恋上连裤丝袜的整个心路历程。但是卢秀这样一个陌生的女孩,在瞬间大亮的灯光下,赫然见到一个穿着12D薄薄的肉色的连裤丝袜的男人站在她面前,粗大的阴茎在已经液化的精液作用下更加清晰,连马眼儿都看的清楚。更何况此时我的阴茎又傲然顶着连裤丝袜。这场面一定让她终生难忘。

与其说这样的场面对于卢秀是一种刺激,毋如说对她是一种勾引,特别是在酒精的作用下。

「哈哈哈┅┅没事没事,他就是喜欢穿连裤丝袜,你就当他是我们的好姐妹吧,哈哈哈哈┅┅」,崔和婷一边安慰着卢秀。一边和她换好拖鞋往客厅走。

「他怎么这样的爱好啊┅┅也太特别了┅┅好变态啊┅┅」,卢秀低声附和着。

我跟在她俩后面,此时方腾出思绪仔细打量卢秀和崔和婷,卢秀个子大约1米7的样子,感觉和尚颖一样高,身材婉约,体态轻盈。穿着黑色的裹身蛋糕裙刚刚盖到屁股,翘翘的屁股媾合着一双诱人的腿,腿上穿着酒红色的薄薄的连裤丝袜,煞是吸引人。我在卢秀的身上察觉到了涌动着的淫靡的气息和乱欲的希望。

崔和婷是个十足的浪货骚屄,一米六五的个子虽然算不上高挑,但腰身也算是匀称。只是一对探照灯一样的奶子相当傲人,我感觉有半个篮球那么大也不为过。今天还穿了一件水蓝色紧身工字T恤,奶子更是呼之欲出。浑圆如盆的屁股被一条夜蓝齐屄牛仔裙束缚着,一双丰腴的大腿,穿着一条黑色的连裤丝袜。略圆的脸蛋倒也符合学生摸样:「亲爱的,我漂亮不,今天穿的黑丝喜欢不,有没有夜店的范儿┅┅」连珠炮的话语,完全不顾及卢秀和我还很陌生以及刚刚的尴尬。

之所以说崔和婷是个十足的骚屄,还要简单叙述一下她。她是从一个小县城来到省城上大学的,刚上大学的时候在她的一个小姨家里住。小姨上班比较忙,反倒是和她的小姨夫一个40岁的男人接触比较多,特别是假期。大一的暑假,崔和婷照旧和她的小姨夫在家里闲暇呆着。一天,她的小姨夫拿来一个色情电影说是好看的,和她一起看。崔和婷在A片的淫靡氛围下动了情,被她的小姨夫给操了,崔和婷说操完她之后,她小姨夫还说了一句:「没想到你还是处女啊。」崔和婷说那是她第一次做爱,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被学校老师睡过、被同学操过、出去逛街被路人在商场的卫生间干过、被小姨夫的同事上过,等等等等,不一而足。甚至她自己经常用茄子插自己,崔和婷有句相容她自己的名言:「我做爱会上瘾。」这样的女人我真的不知道除了「骚屄」这个词之外还能怎么形容。

「今晚一定要来个双响炮┅┅」,这是我此刻最最真切的想法,在这样的想法的作用下,阴茎更是勃起挺立。真想现在就扑上去,干这两个浪女。

两个女人来到我的卧室,双双栽倒在床上,卢秀显得意犹未尽:「今晚唱的真嗨┅┅」「都要累死了,终于有张床躺会了,这床可真舒服。」崔和婷甩掉脚上的拖鞋,放浪的在床上翻滚着。

「喝点水吧」我到了两杯水拿进卧室递给她们。卢秀怯生生的接过水杯小口的泯着喝,我穿着连裤丝袜的身体和傲然的挺立的阴茎还是让她满含羞涩,只是接过水杯的一瞬间,我分明感受到了她眼底偷瞄我粗大阴茎的举动。

崔和婷一轱辘身坐了起来,接过水杯:「你这个色魔不会在我们的水里下春药吧┅┅哈哈哈,亲爱的丝袜哥。」面对两个穿着丝袜的诱人女人仰躺在床上的姿态,我再也忍不住了,猛然一把拉下崔和婷的T恤,「啊┅┅」随着崔和婷的一声惊叫,两只大奶子豁然跳了出来,可能是由于崔和婷的奶子过于硕大,衣服对她乳房的束缚自然也是更多,导致她的奶子的乳头都有些凹陷在乳晕里,这是一个很少被人触及的地方,所以也更为敏感,每次我只要一扣她的奶头,她就会发情起来,撅屄等操。

这一次也不例外。

「啊┅┅亲爱的┅┅别摸那里┅┅不行的┅┅好麻好痒啊┅┅连裤丝袜老公┅┅快点┅┅使劲扣我的奶子头┅┅啊┅┅啊┅┅」崔和婷的叫床声随着我扣动力度的加剧而越来越放浪淫荡,全然不顾一边的卢秀。一只手也拉住我的鸡巴,大龟头在她用力的满握下,被连裤丝袜裹束的有点变形,崔和婷此刻已经顾不得许多,一口把我的大龟头含在嘴里,连同丝袜及丝袜上早先手淫时的精液。用舌头不停地舔舐,妄图把上面的精液都吃掉,把丝袜和龟头舔舐干净。一手疯狂的在床上乱抓一气,妄图释放充实满身无处释放的性欲。

此刻的卢秀先是被崔和婷发情野猫一样的疯狂惊的目瞪口呆,后来在崔和婷一只手在床上乱抓的时候,一把握住了卢秀的穿着酒红色连裤丝袜的脚踝,这样的抓握无疑会触碰到她内心脆弱敏感的性神经。也可能是面前的这样一幅淫荡场面吸引,诱发出卢秀心里早已被穿连裤丝袜的男人点燃的情欲。总之,在崔和婷抓住她脚踝的一刹那,卢秀发出一声悠长的嘤咛:「嗯┅┅┅┅」卢秀的这样反应对我是一种莫大的鼓舞,旋即我也一把抓住她的穿着酒红色连裤丝袜骚脚,拉高,一直拉高到我的面前,卢秀无法控制的仰躺在崔和婷的旁边,我毫不犹豫,将她的丝袜骚脚放入口中忘情的吮吸舔舐。同时,另一只手加大了扣动崔和婷陷入乳晕的奶头的力度,崔和婷立刻发出高亢的嚎叫:「啊┅┅呜┅┅啊┅┅爽啊┅┅好爽啊┅┅连裤丝袜老公┅┅你真会玩┅┅使劲扣我的奶子头吧┅┅啊┅┅玩死我了┅┅」这种高亢的性反应时连锁的,崔和婷的亢奋直接作用在我和卢秀的身上。因我加大了扣她奶头的力度,崔和婷加剧了对我连裤丝袜下阴茎的撸动和吮吸,大量的口水顺着阴茎淌在丝袜上,黏黏的,淫荡至极。

「啊┅┅操你妈的崔和婷┅┅你个小浪屄┅┅啊┅┅吃鸡巴吃的过瘾不┅┅操你妈的┅┅啊┅┅诶呀┅┅你个骚屄┅┅活儿真好┅┅啊┅┅」我感受到了崔和婷的反馈也变得癫狂起来,更加猛烈的扣崔和婷的奶头,随着我对崔和婷奶头的揉捏扣动再度加力,她越发的亢奋,先前抓卢秀丝袜脚踝的手在卢秀的丝袜大腿上乱摸一气,最后停留在卢秀的阴部,隔着丝袜摩擦着卢秀的屄。

这时我才发觉,卢秀穿着酒红色的连裤丝袜的下体并没有穿内裤,一片乱乱的阴毛在那里向我示威,随着崔和婷对她阴部的袭击,那里已经有「噗滋噗滋┅┅┅┅」水声了。

这一幕加上崔和婷对我阴茎的力度的再起,我更加癫狂。对卢秀的丝袜骚脚更是忘情的吮吸,对她的丝袜脚底忘情的啃咬,「啊┅┅丝袜骚脚┅┅真淫荡┅┅真漂亮┅┅好骚的丝袜脚┅┅真会勾引我┅┅你是不是想让我操┅┅看我连裤丝袜下的大鸡巴好不好┅┅啊┅┅诶呀┅┅操你妈的┅┅只穿连裤丝袜不穿内裤┅┅」卢秀在我们两个人的加力浸淫下,早已瘫软,无力的呻吟忘情的释放着感受着:「啊┅┅天那┅┅舒服┅┅不行了┅┅不行了┅┅不要┅┅快点┅┅别停┅┅啊┅┅啊┅┅」满屋都笼罩在淫乐的快感中┅┅这种淫靡的气氛催生着进一步的释放,淫乱的交媾就要到来,连裤丝袜下肉体尽情期待着升级的碰撞。

肆人们总是常说:「酒后乱性。」其实,真正容易「酒后乱性」的是女人,在酒精的麻痹作用下,那种朦胧的意识和飘忽的状态,天然的符合女性的对性的体验和追逐。男人反倒是需要真切的声音和视觉刺激,人性使然。

这一点,卢秀也不能免俗。和崔和婷一样,此时的卢秀也完全沉浸在性爱欢愉中。

「啊┅┅亲爱的┅┅我的屄里好痒啊┅┅不行的┅┅好痒啊┅┅连裤丝袜老公┅┅快点干我吧┅┅你看┅┅啊┅┅我的丝袜就是为你穿的┅┅快点干我吧┅┅」崔和婷一边急促的呼吸着催促着,一边把浑圆结实的屁股转向我的阴茎不时的扭动,以期求的坚硬的阴茎的摧残。

不想,她穿着的黑色的连裤丝袜还包在屁股外,崔和婷因其屁股浑圆,腚沟自然也深,丝袜的紧绷使腚沟处的丝袜于肉体有个小小的间隙,因崔和婷的扭动,这一处的丝袜对我的龟头的摩擦出奇的爽,那种若即若离的感觉,丝袜的柔软和腚沟的结实的虚实结合,摩擦的龟头和龟头后面的棱,像电流一样流变我的全身。

这样的摩擦让我忘情怒吼:「啊┅┅操你妈的┅┅我的鸡巴被你摩擦的真爽啊┅┅你这个小婊子的┅┅啊┅┅操你妈的┅┅快说┅┅啊┅┅你是不是小婊子┅┅啊┅┅啊┅┅」此时,卢秀也抛开了初始的被动,翻身起来一下扑到我的怀里,一手搂着我的背一手抚在我胸前,尽情的撩拨挑逗我的咪咪,同时用她绵软的舌头对我另一个咪咪尽情的舔舐吮吸。男人的咪咪是相当敏感的性奋点。怎么抗住她这样的撩拨。

「啊┅┅诶呀┅┅真鸡巴爽啊┅┅啊┅┅你这个小骚屄┅┅真会伺候男人┅┅」我全然享受着卢秀的春情。

在这样的刺激下,我一把拉下崔和婷的黑色连裤丝袜,让她的屁股和屄尽情的展现出来,我看见她的屄已湿透,一股淫水已经顺着崔和婷丰腴的大腿内侧向下流淌,我一下将两个手指怼入她的阴道,崔和婷享受的发出一声惨叫,如泣如诉:「啊┅┅天哪┅┅一下子进来两跟啊┅┅不行的┅┅又来指交┅┅连裤丝袜老公┅┅上次你把我的屄里都摸烂了┅┅你看┅┅啊┅┅啊┅┅使劲┅┅」崔和婷的屄是人间难得的,里面如同螺纹一样一圈一圈的细嫩的肉,在离阴道口大约三四厘米的地方有个凸起的小丘,那上面都是一些细小的凸起,在那个小肉丘后下方就是G点,很容易刺激到。每次操崔和婷我都会直接去刺激她的这个小肉丘和G点,她需要直接的性刺激,今天也不例外,我的两根手指直接插入她的骚屄,用手指肚在那个小肉丘上尽情的摩擦,对她的G点尽情的按压。「啊┅┅老公┅┅我的屄里好爽啊┅┅你真好┅┅好痒啊┅┅连裤丝袜老公┅┅你最会玩我┅┅别人都不如你玩的好┅┅啊┅┅快点玩死我这个小骚屄吧┅┅」崔和婷放浪的吟叫对我和卢秀都是最好的性药,卢秀显然也不愿意输给她,顺着我的身体一路向下亲吻,直到我的阴茎,一口连丝袜带阴茎含入口中尽情的品尝,嘴被丝袜和龟头塞满进而发出「呜┅┅呜┅┅嗯┅┅」的呻吟。

两个女人的呻吟与淫叫,高低搭配,此起彼伏,让我的阴茎涨到极限。这又使得卢秀的嘴被撑到更大,呻吟更加猛烈。此时,我一手继续抽插崔和婷的骚屄,同时另一只手伸入卢秀的酒红色的连裤丝袜内,在她阴唇和阴蒂上摩擦起来。

「啊┅┅干我┅┅我是小骚屄┅┅干我┅┅不要停┅┅使劲干我┅┅」崔和婷像个发情的母狗,狂叫不已,「啊┅┅摸到了┅┅摸到小骚屄最里面了┅┅干我┅┅不要停┅┅天哪┅┅」「呜┅┅嗯┅┅我的屄也痒┅┅被你摸的不行了┅┅好痒啊┅┅你好坏┅┅想让你插啊┅┅亲爱的┅┅好痒啊┅┅不行的┅┅好痒啊┅┅操我吧┅┅喜欢我的丝袜吗┅┅」卢秀也哀求着。

我一把将崔和婷翻过身来,让她仰躺在床,我将自己穿着的连裤丝袜拉下至大腿处,将双腿分开夹住她的头,连裤丝袜正好在下面托住她的头,崔和婷知趣的伸出舌头尽情的舔我的睾丸。这让我无比的兴奋。「啊┅┅操你妈的┅┅小骚屄┅┅真是个骚屄┅┅啊┅┅小婊子┅┅啊┅┅」同时,一把将卢秀拽过来,让她撅着屄骑在崔和婷身上,卢秀和崔和婷呈现69的状态,我将她酒红色的连裤丝袜拉下,早已经暴怒如铁的阴茎「噗滋┅┅」一直插进卢秀的屄里,旋即卢秀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并伴着我的抽插淫乱的叫着「啊┅┅真粗┅┅一下就插到底了┅┅嗯┅┅嗯┅┅好舒服┅┅啊┅┅操我吧┅┅你就是这么操崔和婷的吗┅┅操我┅┅」像是一种报复,崔和婷此时变本加厉的舔舐我和卢秀的结合处,舌头在屄和鸡巴上游走,崔和婷这样的举动显然刺激到了我们每个人,包括崔和婷自己。

我伸手将刚才偷回来的尚颖的丝袜拿了起来,上面还沾有我的精液。我一下递给了卢秀:「啊┅┅玩两个女人真鸡巴爽┅┅啊┅┅小骚屄┅┅把这条连裤丝袜塞进崔和婷的屄里┅┅让她感受一把「蜘蛛吐丝」┅┅操你妈的┅┅你的屄操着真好┅┅崔和婷舔的也好┅┅啊┅┅真爽┅┅」「啊┅┅好刺激啊┅┅啊┅┅嗯┅┅嗯┅┅啊┅┅塞进去了┅┅」卢秀一边迎接我的阴茎对她屄的撞击,一边将尚颖的连裤丝袜慢慢的塞进崔和婷的屄里。也许是第一次这么淫乱,也许是第一次看见丝袜塞进女人的屄里,卢秀在将丝袜塞进崔和婷的屄里之后,自己完全进入了一个迷情的状态,对着崔和婷塞满丝袜的疯狂吮吸舔舐起来,「啊┅┅呜┅┅好会玩呢┅┅啊┅┅也尽情玩我吧┅┅」「啊┅┅不要┅┅啊┅┅不要塞丝袜┅┅啊┅┅好涨啊┅┅塞进来了┅┅你们把丝袜都塞进我的屄里了┅┅天哪┅┅刺激真爽┅┅」崔和婷疯狂的舔舐我们卢秀的结合处,我的鸡巴、卢秀的屄、崔和婷的嘴,紧密的配合着,互相感受互相蹂躏着,完全的一种水乳交融的姿态。

崔和婷的猛烈舔舐,让我进入了癫狂,我大力的抽插着卢秀的屄,次次到底,直撞子宫口。同时,我双手把着卢秀的屁股,右手的大拇指在忘情的抽插中,无意识的插进了卢秀的肛门,鸡巴的大力抽插,肛门的严重刺激,让卢秀也疯狂起来,对着崔和婷的屄不停地舔舐,这种作用通过崔和婷的嘴又反馈到我和卢秀的交合处,循环往复,层层高升。

满屋浸淫在一派淫靡之中,我疯狂的抽动鸡巴,感觉精液撞关,难以控制「啊呀┅┅操你妈的┅┅要射了┅┅真爽啊┅┅啊┅┅啊┅┅这屄在吮吸鸡巴了┅┅射了┅┅啊┅┅真爽┅┅」精液狂喷,动作加码。卢秀也痴狂起来,一口咬住崔和婷屄里的丝袜,在我最后深深插入射出滚烫的浓精的同时,卢秀达到了高潮「嗯┅┅呜呜┅┅嗯啊┅┅啊啊┅┅来了┅┅我来了┅┅要尿了┅┅啊┅┅!!」伴随着卢秀身体的痉挛抽,一股混合了尿液,精液和淫水的液体,喷泄而出,直喷崔和婷的脸上和嘴里,崔和婷在本该本能的躲闪,但是卢秀咬着她屄里的丝袜的头由于抽搐,猛然抬起,一下将崔和婷屄里的尚颖的连裤丝袜猛然拉了出来,连裤丝袜对崔和婷的屄口和屄里面的小丘的摩擦刺激,让崔和婷一下子达到了高潮状态「别┅┅拉出来┅┅啊丝袜┅┅把屄摩擦烂了┅┅啊┅┅天那天哪┅┅高潮了┅┅呜呜┅┅啊┅┅」崔和婷忘我的将卢秀屄里流出的液体尽情吞入口中,疯狂的吃掉了。

顷刻,我们三个都瘫软在床上,屋子里只剩下了喘息、满床的体液和淫靡的丝袜,刚才的疾风暴雨此时现出宁静的彩虹┅┅


24650
【完】